文章資訊

AlphaGo 之後,AI 再次顛覆人類認知

今天的《戴珍珠耳環的少女》變身成場景畫。21 世紀 OpenAI 人工智慧程式 DALL‧E 用新功能 Outpainting 擴充背景,畫出少女站在雜亂房間回眸的新畫(見首圖),背景與人融合自然,仿若一體。這是 AI 極「捲」案例,演算法顛覆內容,完美延伸背景。

AI 從圍棋後什麼時候才能贏過人類藝術領域曾是個問題,現在這天或許到了。

藝術領域,人類也輸了

「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」從評判角度理解,不得不感歎很正確。從藝術領域評斷第一沒有意義,因每個人品味不同,你的第一或許不是大眾喜好,但從武術和其他有詳細規則的比賽看,冠軍很明顯,沒有無法分辨誰是第一的狀況。

只是各種繪畫、雕塑比賽還是要選出一二三名,評審判斷或許會有主觀因素影響,但只要在同起跑線 PK,比賽還是基本公平。但最近藝術比賽,AI 和人 PK 卻獲得勝利。

遊戲設計師 Jason Allen 參加科羅拉多州博覽會數位藝術/數位攝影比賽,作品〈Theatre d′opera Spatial〉拿下第一名。這幅畫看起來是幅太空歌劇場景,只是他獲獎卻引起大爭議,因他的數位藝術太「數位」了──是 AI 畫的。這件事傳開後,Allen 表示:「我想用人工智慧藝術聲明……我覺得我做到了,我並不認為我做錯,也不會道歉。」


 

比賽沒有禁止使用人工智慧,畢竟規則寫得很清楚:「作品創作或展示必須使用數位工具」。從這角度來說,人工智慧作畫當然只是數位工具用得比較多,稱不上違規。

更何況 Allen 壓根沒有隱瞞作品是人工智慧創作,他介紹作品就是「使用人工智慧創作的數位藝術」,他只是沒有向所有人解釋使用的工具 Midjourney 是什麼,就像其他參賽者不需介紹 Adobe Illustrator 是什麼。且這也不是完全由人工智慧完成,Allen 的準備工作也不少。

他持續修改影響燈光、視角、構圖、氛圍、主題顯示效果的關鍵詞,生成 900 多張圖像選擇最好的三張。他也有後製 AI 作品,PS 過、用 Gigapixel 升級畫質。

▲ 創作者 Jeff Han 用 Midjourney 畫的圖。(Source:Bēhance)
 

只是大部分人對人工智慧創造的作品能否稱為藝術還是持保留態度,認可這幅畫的美感,但也認為不「公平」。反對者表示:「人工智慧作品還未被主流接受,大部分人都不會選人工智慧作品獲獎。」還有人消極感慨:「我們正目睹藝術消失。」

 

和大眾質疑不同,評審沒有否定 Allen。科羅拉多州公關總監 Olga Robak 證實 Allen 確實有說圖片是用 Midjourney 創作,只是沒有解釋工作原理,而比賽規則也允許其他人申訴,只是目前沒人這麼做。
這會是開放討論,關於藝術到底是什麼,以及人類如何判斷是否為藝術。

 

交會瞬間,一起創作

和評審努力持中立態度不同,Allen 和反對人工智慧創作的人一樣激烈,他認為這場勝利激勵了他,讓他更堅定使命:「看到 Twitter 很多詆毀人類創造的元素以反對人工智慧作品,你不覺得很有趣嗎?」但對人工智慧藝術的一切爭論都很正常,畢竟今天我們對 AI 的認知都不夠,或許大家都需要安裝「AlphaGo」才能證明,AI 超乎人類想像。

AlphaGo 之父 Demis Hassabis 曾介紹為什麼 AI 圍棋能下贏人類很有代表性,圍棋複雜性難以想像,共有 10,170(10 的 170 次方)種可能,運算非常龐雜,且圍棋規則幾乎沒有適合的評分函數定義誰是贏家。

但即便在艱難的環境,AlphaGo 也站了出來,連勝多位職業棋士,證明 AI 的價值。但就像 Hassabis 所說,AlphaGo 並不是為了贏得圍棋比賽產生,而是服務人類。現在 AI 創作就是很好的應用,如果我們不將這些畫稱為藝術,大部分人都認可很漂亮,可取代部分人類工作,讓圖畫門檻變低。

雖然 AI 可取代部分工作,也代表不遠未來創作者可能失業。
 

AI 襲來時代,個人存在似乎不過滄海一粟。個人創作者的意義是什麼?既然 AI 學習能力能把人按在地板上摩擦,圖像涵蓋、還原、創作都表現極高成熟度,個人創作是否也能取代?中國導演海辛用三個例子回答。

一是他和上海自然博物館合作的山海經神獸復活計畫「青耕」,是創作者繪製底圖,海辛用 AI 改造的作品,人與 AI 合作,兩個創作者和 AI 一起繪製從未有形象的神獸。

 

 

▲ 上為底圖,下為成品。
 

二是用 Midjourney 將貓咪和海浪元素融合,這專案是將創作門檻拉到無限低,「AI 使設計能力不再為某種『權力』後,人人都可用 AI 設計表達自我」,最後一個是 AI 生產能力最大火力展示。海辛的製片公司極短時間內用 AI 創作大幅提高效率,在他看來 AI 已準備好進入商業化階段了。

從這三點看,AI 確實迅速發展,降低人類進入繪畫藝術的門檻,也提高繪圖製作效率。人類和 AI 合作的作品品質也非常不錯──就像 Allen。

 

▲ 海辛公司的 AI 嘗試作。
 

大部分人質疑的是 AI 機器學習是在大量人類作品裡打轉,想突破創造出新東西,還是得靠人類。但 AlphaGo 早就證明,AI 本身就是創造新事物,也能刺激人類創造。

AlphaGo 戰勝李世乭的棋局致勝步往往出乎人預料,專家評論:「這步非常令人震驚,就像下錯棋。」李世乭高壓下也下出從沒有過的棋路,認為是「黃金之舉」的一步就戰勝了 AlphaGo,贏了唯一一局。Hassabis 表示:「我認為這是歷史之舉。這一步讓 AlphaGo 迷惑,決策樹出現錯誤計算,透過這例子,我們可看到圍棋蘊含多少哲理。且頂級 AI 專家也用盡畢生精力找出黃金一步。」

或許人和 AI 的藝術關係也是這樣:人類創造讓 AI 持續學習的作品,然後 AI 進化超過人類,人類和 AI 合作創造新作,但總有人在 AI 壓力下依舊能做出讓人眼前一亮的作品。2014 年中國網友 Ent 如此評論科幻愛情電影《雲端情人》:

人工智慧發展一旦上路就會起飛。不要想著怎麼對付「和人一樣聰明」的電腦,要麼它遠不如你,要麼它遠遠把你甩在身後。AI 和人齊頭並進不過瞬間。

現在,就是齊頭並進的時刻。

https://www.ifanr.com/1510280